快捷搜索:  出现  蜜蜂授粉  as  www.ymwears.cn  test  fmmsreizbejmk  ????  ??

新2网址:现在多数人讲的什么元宇宙的承诺都是虚的,多半都是胡说八道

ADVERTISEMENT

我们要感谢尼尔‧史蒂文森(Neal Stephenson),感谢他在 1992 年发表的那部小说《溃雪》,感谢他把作为我们的数位角色的化身,从早期的网路留言板普及成全身形象的 VRChat。我们现在陷入到地狱之中也要归咎到《溃雪》身上,因为这个地球上面的每一位科技亿万富翁在宣布元宇宙的时候都在流口水——人类文化的下一阶段已经触手可及!

在亿万富翁的描述中,游戏、NFT、加密货币、VR、AR、区块链,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包裹进这个虚拟一体化社会的想法里面,在这个社会里,我们在《要塞英雄》里面穿的服装可以转移到我们的 Onlyfans 帐户,而且我们永远、永远都不需要登出。 

但是,这些人讲的内容荒谬到让人想尖叫,或者也许想死,或者你也有一样的想法:我绝对绝对敢肯定,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如果你内心深处也知道其实元宇宙就是是那帮亿万富翁书呆子折腾出来的精神食粮,看看这篇文章或许能给你带来一丝慰藉,这能证明你没疯。

当兜售这些东西的人对自己就是未来如此充满自信的时候,会给人感觉仿佛他们知道了一些你不知道的东西一样。别上当。看到有人花了 6900 万美元的假钱来买一张 JPEG 的时候,应该会让你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荒谬时代。 

这种感觉不会消失。在接下来这10年的时间里,我们都会不停地问自己,这个世界是不是至少每周都要定期发疯一次。但好消息是,元宇宙以及科技行业对把它变成现实的(代价高昂的)痴迷,会成为我们幸灾乐祸的源泉,素材之丰富绝对是你之前从来都没见过的。 

我们都会变成下面这个对21世纪线上生活的唯一真实表达的活化身:

 

元宇宙就是胡说八道,因为元宇宙本来就已经存在,它的名字叫做网际网路

身处虚拟世界「内部」从来都不是真正重要的部分 

当 Epic 的 Tim Sweeney 与 Facebook 的 Mark Zuckerberg 在谈论元宇宙时,他们主要是从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与尼尔‧史蒂文森等科幻作家那里汲取灵感,看他们创造的电驭空间的基本愿景。这些1980年代与1990 年代初的科幻小说主要是根据当时电脑的能力,想像出它们在未来几十年的样子,不切实际到足以让我们发挥想像力。 

这是吉布森在《神经唤术士》(Neuromancer,1984)里面对电驭空间的描述: 

「每天都在共同感受这个幻觉空间的合法操作者遍及全球,包括正在学习数学概念的儿童……它是人类系统全部电脑资料抽象集合之后产生的图形表现。有着人类无法想像的复杂度。它是排列在无限思维空间中的光线,是密集丛生的资料。如同万家灯火,正在退却……」 

这是史蒂文森在《溃雪》(1992)里面是这么描述元宇宙的: 

「每个人的化身都可以做成自己喜欢的任何样子,这就要看你的电脑设备有多高的配备来支援了。即使你模样很丑,仍旧可以把自己的化身做得非常漂亮。哪怕你刚刚起床,可你的化身仍然能够穿着得体、装扮考究。在元宇宙里,你能以任何面目出现:一头大猩猩,一条喷火龙,或是一根会说话的大XX。在街头走上五分钟,你就能见到所有这些千奇百怪的玩意儿。」 

这两部小说都颇有先见之明,而且影响深远。除了像《创》(Tron)这样的电影外,从基本的早期 VR 到像《骇客任务》这样的电影,它们还影响了 80、90 年代对电脑内部样子的描述。2012 年,曾在微软、id Software、Valve 还有 Oculus 工作过的 Michael Abrash曾经写道,他的游戏开发生涯「就是从《溃雪》开始的」。 

他写道:「[John Carmack] 谈到了持久的网路游戏伺服器,谈到了大家设立自己的关卡,在自己的伺服器跑游戏,以及怎么将它们连接在一起,以便玩家可以从一个游戏跳到到另一个游戏......我意识到他其实谈的是元宇宙——尽管没有史蒂文森的作品里面的那么迷人,但是,非常令人惊讶,很壮观,且真实得令人难以置信。」 

《溃雪》小说的封面,(图片来源:Neal Stephenson / Bantam Books)

搞技术的长期以来一直都在追求这个元宇宙的愿景,但他们对什么才是真正的元宇宙的展望不断被推向更远的地平线,因为除了几句诱人的描述以外,他们追求的是一种从未被证明过的科幻愿景。身处虚拟世界「内部」从来都不是真正重要的部分。 

吉布森和史蒂文森构想出来的空间是为了让你在脑海里可以想像的娱乐故事,在这样的空间里,角色做的事情可不仅仅是坐在萤幕前打字而已。科技公司现在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对抗这个基本事实:对于我们在网上所做的大部分事情来说,坐在电脑萤幕前打字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会是最实用的介面。 

我们所知道的网际网路可要比史蒂文森的元宇宙大得多了,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共用环境 

自从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全球资讯网(或者更早,如果你是 BBS 使用者的话)普及以来,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功能完美的吉布森版电驭空间。当数百万(现在已经是数十亿!)设备同时连接在一起时,我们就创建了元宇宙,在任何地方都能存取资讯,在几秒钟内就能将跨大陆的人们联系起来。重点从来都不是电驭空间得看起来像《捍卫机密》(Johnny Mnemonic)里面的网际网路。你能想像就为了打个电话而被迫用那些狗屎吗? 

见鬼,甚至吉布森说他对电驭空间的描写基本上是为了听起来很酷: 

「我创造『电驭空间』(cyberspace)这个词时,我只知道这似乎是个比较见效的热词。听起来似乎令人回味,但本质上毫无意义。这个词暗示了某种东西,但没有真正的语义意义,就算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当我看到它跃然纸面时并不能想起什么。」 

至于大街(The Street),史蒂文森的元宇宙里面那个相当于拉斯维加斯大道的地方,那条任何人都可以扮演化身,来逃避自己肉身所处的残酷现实的地方:那只是他妈的《第二人生》。2003 年,我们就制造了一个虚拟世界,这里面可以做任何事情。 

,

新2网址www.22223388.com)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新2代理线路、新2会员线路、新2备用登录网址、新2手机版登录网址、新2皇冠登录网址。

,

或者,大街也许是《魔兽世界》或VRChat。如我们所知那样,网际网路比史蒂文森的元宇宙要大得多,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共用环境。它更加灵活,是我们想要创建的任何大众或小众的虚拟世界的连接媒介。 

科技亿万富翁为什么要追逐科幻的元宇宙?难道他们不明白这些虚构的虚拟实境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棒,但实际上如果一天有 12 小时都要生活在里面的话就太糟糕了?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认为这可能跟他们拒绝承认自己是坏人有关。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科技大亨没有抓住赛博庞克反乌托邦的部分

《神经唤术士》游戏封面(图片来源:Interplay Productions)

除了NFT,加密货币,或任何其他令人费解的,跟2021 年科技格局相关的废话以外,真正让我想把整个拳头都塞进嘴里吞下的是这个部分。推动创造元宇宙的努力,至少是来自像 Epic 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的那些努力,似乎完全建立在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对《溃雪》的解读之上:他们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未来技术令人惊叹的愿景上,同时又完全无视这本书对资本主义的挖苦讽刺。 

《溃雪》的第一章先介绍了主角阿弘(Hiro Protagonist,又叫做快递员,The Deliverator)的高科技装备与菁英技能。他之前是一名程式师,现在是送披萨的。而且那时候只有一家比萨饼公司,由黑手党经营,而美国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变成私有地,被企业瓜分完毕。 

史蒂文森的写作风格非常有趣,我想你可能会把由披萨黑手党管理的社会误解为一件好事。但Tim Sweeney和马克‧祖克伯可不会认为自己是披萨黑帮老大。他们不断呈现的,是这样的乌托邦元宇宙愿景,那就是大家会在一个虚拟的乌托邦里面互相交谈,哪怕这样一个乌托邦是建立网际网路的基础之上,而这个网际网路已经被大型公司用一大堆钱以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重塑过了。 

在 2021 年 9 月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Tim Sweeney设想了广告的未来。他说:「想要在元宇宙里面占有一席之地的汽车制造商是不会投放广告的。他们会把自己的汽车即时投放到那个世界里,你可以开着它到处走。他们会跟众多有着不同经验的内容创作者合作,以确保他们的汽车到处都可以玩,并确保汽车受到应有的关注。」 

但是,在「内容创作者」大军的帮助下,虚拟汽车怎么才能诱使到元宇宙里面去驾驶它呢?在里面开车就会比观看 YouTube 的前弹跳式广告更好吗?由此外推的话,元宇宙就将是一个广告和真实性更难区分的地方。这是个商业梦想,不是创意梦想。 

如果 Facebook——抱歉,Meta——是元宇宙的主要驱动力之一的话,那么它当然会对充斥广告的动态消息做出一些新调整。这会是零工经济的自然延伸,某个可怜的人,会「穿上」小丑服装,在元宇宙的某个虚拟的街头,大声兜售来自叙利亚的可怕消息,然后每小时能拿到 0.00000000001 比特币的报酬。如果 Epic 设法创造出 Sweeney 的乌托邦元宇宙的话,也依然会以促进 Epic 自己的利益以及利润高于一切的方式去建造。任何大型科技公司都没法在不成为反派的情况下建设元宇宙。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它承诺的交叉相容性其实行不通 

马克‧祖克伯挑选了一套元宇宙服装(图片来源:Facebook)

关于与游戏相关的元宇宙,被引用频率最高一种的说法也许是这个:它是把我们的数位生活整合到一个原始帐号的关键。区块链的魔力让我们可以,比方所「拥有」一件武器,然后可以在《暗黑破坏神》以及《美洲新世界》(New World)里面使用同一件武器,或者可以把我们打磨了一个月的戒指卖掉来换真金白银(所谓真金白银我指的是理论价格不断波动的加密货币)。但这种大肆炒作的互通性忽略了很多跟游戏是怎么制作出来有关的问题,大概有一千个吧。 

MMO 资深人士 Raph Koster 最近撰写了一系列文章,他在里面详细介绍了游戏物件的工作原理,谈到了简单道具在游戏之间传递的诸多困难。他说:「我们不应该低估确定《萨尔达传说旷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里面的一块馅饼到了《最后一战》里面应该值多少钱?或者说怎么把每一个游戏的东西映射到其他游戏里面?我们不应该低估这项任务的难度量级。」 

「目前,关于虚拟世界里『东西能做什么』还没有标准,我们也不应该想要这种标准。设定标准的同时也会设定限制,这会极大地抑制创造力。还有太多可能性有待探索。」 

Koster 后来的确谈到了元宇宙怎么才能行得通的问题,但技术可能性仍然会先遇到设计上的挑战,哪怕是像苹果这样简单的东西。比方说:「如果在一个世界里面,这个东西吃了就可以恢复健康的话,你把它带进一个不应该能痊愈的游戏里面就破坏了游戏的平衡了。」 或者:「一款生存游戏可能需要的是实际的营养价值,而不是单一的『食物』价值。」 

每一个跟元宇宙相容的游戏会不会变成一团《要塞英雄》黏糊,把所有东西都混在一起呢?在 Facebook 所做的元宇宙示范当中,John Carmack 把目前的元宇宙开发称为是「架构太空人(Architecture Astronauts)的蜜罐陷阱」,也就是「只想从最高层面看待事物的程式师或设计师」。 

目前大肆宣传这项技术的人似乎一点经验都没有,甚至连制作还没有触及这些问题的「常规」游戏的经验也没有,好像热词用对了就可以让想法变成现实一样。以 Decentraland 为例,这是加密货币爱好者的《第二人生》,我们去年看到它的时候这东西还相当的沉闷无趣。不过,它显然有足够的生命力去撑到举办一场游戏内的节日,就在本月,Deadmau5和Paris Hilton还去打碟了,就像一个聚焦元宇宙的部落格总结那样,这个节日「真正展示了在元宇宙空间可以实现什么样的惊人壮举。」 

还有很多其他的区块链游戏。比方说,《The Six Dragons》看起来就像是模仿《法律与秩序》(这个圈子的人的共同审美情趣)的冒牌版的《上古卷轴V:无界天际》(Skyrim)。这些游戏往往会以「去中心化」或某种表达玩家拥有的含糊方式,变着法子来推销自己,但本身能成为一款独特的电玩游戏的,我还一个都没见过。元宇宙不能仅仅为了证明自己而存在。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没有人能真正解释清楚为什么它比别的好

这个星球也许有人能说服我元宇宙确实是人类互动的未来。唐‧德雷柏(Don Draper,《广告狂人》主角)可以做到,而且在此过程中说不定会还能把我弄哭。但到目前为止,很明显,就像威廉‧吉布森独自电驭空间是为了「令人回味但本质上毫无意义」一样,尽管祖克伯与Sweeney之流在宣传元宇宙时声称这就是未来,但却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论据来说明为什么这玩意儿应该存在。 

试着把所有的娱乐统统塞进一部庞大的内容《恐龙战队》(Ivan Ooze)里面,我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祖克伯把元宇宙叫做是「你可以把元宇宙看作是一个具象化的网际网路, 在这里你不仅可以查看内容,而是与其他使用者一起身处其中。」 他究竟有没有用过网际网路吗?你想怎么具象化? 

祖克伯谈了一大堆关于萤幕的废话,但萤幕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们只占用你一部分的注意力,而不是完全的感官沉浸。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主题演讲里,Facebook 为生活在元宇宙里面就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想法,那就是做一个你的房子的虚拟版(由蹩脚的 3D 算绘物件组成),参加虚拟的会议(这样就算你开Zoom会议累了也不能关闭镜头了),而且还为你安排了一个虚拟的工作区而不是物理的工作区(不管跟真实桌面相比,虚拟桌面是多么的笨拙)。元宇宙有太多的开发聚焦在重建上了,但重建出来的都是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就已经拥有的东西,但更糟糕。他们推销的元宇宙,似乎只是变着戏法把同样的胡说八道推销给大家。

《要塞英雄》的Thanos Crossover(图片来源:Epic Games /漫威)

今年稍早在一次接受采访时,Sweeney 表示,元宇宙的杀手锏功能是「你跟朋友一起会拥有很棒的社交体验」以及「在 3D 世界里面一起互动」。他举了《要塞英雄》作为例子。但是,元宇宙能怎么让这种体验变得更好呢?几十年来,我们就一直是边玩游戏边聊天!试着把所有的娱乐统统塞进一部庞大的内容《恐龙战队》(Ivan Ooze)里面,我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作为证据,社群媒体和电信公司就足以合并的不好。就算我们有了令人惊叹的 AR 眼镜,让我们可以玩更逼真的《精灵宝可梦Go》,我也不需要把那个精灵带进我那蹩脚的元宇宙大厦里面。哪怕我们有了脑机介面,我也不想生活在具象化的网际网路里面,因为触觉是我们体验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点击滑鼠的感觉要比在空中摆出手指枪的手势要好。 

科技公司会继续推动元宇宙,到头来我们都将被迫应付这个东西。但与此同时,当每一场宣传都感觉毫无意义时,不要觉得是自己失去了理智。元宇宙绝对是胡说八道。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